噴乳的寡婦

這天,阿鈴沒有時間,我和她的幾個姐妹到阿秀的家裏吃飯,幾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談天說地,很開心的……  因為大家常這樣吃飯,所以大家都已經把大家當成自己人一樣了。

侵佔朋友妻

阿華娶了一個漂亮的老婆叫婷婷。她今年才二十歲,談吐大方得體,眼睛很大,眉毛細長,唇形很美,修長的瓜子臉,苗條的身段。阿華很在乎她,總以她妻子漂亮的臉和豐滿的乳房為豪。由於我和阿華一見如故是好朋友,所以我和婷婷也就熟悉起來了。

產科醫生

提起我的工作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但也會另很多人羨慕不已,你猜猜是什麽?——對了,我是一名婦產科醫生,而且是一名男醫生!

王麗娟與公公

結婚後,生活就想平常人家一般渡過。可王麗娟心中、肉體上越來越在回味過去的做情人時的感受。

翠平山裡的姑姑

在省城重點中學唸書的魏大龍終於過了高考這條獨木橋迎來了輕鬆快樂的暑假,這天雖是星期三,但正好他省城唯一的親人——姑姑休息,他決定叫上姑姑一起去城郊風景幽美的翠屏山散心和影相。魏大龍的姑姑魏玉梅是省城中行的干部,人長得端莊漂亮,性格也是溫柔中帶著潑辣幹練,魏玉梅曾有過短暫的婚姻,後因和丈夫性格實在是合不,結婚兩年就離婚了。魏大龍在省城唸書,逢週末都會到姑姑家裡住兩晚,週日晚才回校,姑侄兩感情很好!

少婦後母

家在江西的一個小山村,離縣城有18公里。在我兩歲的時候,我的親生父母就把我丟了,是我現在的父親李大廣把我撿來一直撫養著長大的,因為我是撿來的,父親就給我取名叫李建。

我愛少婦

電腦的問世,絕對安撫了一大批想我這樣的男人。自從接觸他以后,我的豔遇就沒少過,真是感謝我能在21世紀。可是有一點甯人覺得尴尬的就是很多時候不知道那邊的女人到底是什麽樣子,叫人惡心就不好了。但是總得來說,還是能滿足人的淫欲的。

性感美腿玉足老闆娘

本人今年33歲,大學畢業後在外地工作一般一個月回家一次,在此之前,一次偶然的機會,偶在逛街時無意走進了一個很小的店面,裏面賣百貨的,那次見到了老闆娘,當時尤於是冬天,所以只是覺的漂亮,沒多想就走了,後來春天來了後,當時還沒找到工作每天閒逛著,突然想到那店的老闆娘,於是便順便路過進去看看,這一看不得了啊,下面就請各位同好聽我詳細講來:

淫婦小蘭的假日

我的老婆小蘭外表看起來很端莊,她和一般在商場上工作的上班族沒什麼兩樣,有天晚上,她去PUB和幾個男人聊聊天,後來和他們同時發生一夜情。

老婆被朋友?幹了

2016年夏季,我和我的朋友高偉、還有我的老婆去黃山旅遊,後至千島湖,最後是杭州市。我就說說最刺激的在杭州市發生的事吧!

母女花

第一回登妻門錯把高堂呼阿姊

老婆享受黑人肉棒

經過多次的性愛遊戲,大家都累了。加上我工作忙,已經好一陣子沒群交了。每天我都安分的回家,當然還是與老婆經常做愛。中間隻有幾次與媛媛及小玉玩過,其餘我都是老婆的。

我把老婆的生殖器送給鄰居小孩

中國古書上說豐潤少年最滋補身子,可常駐容顏。

極淫小說-文玲

哈囉,我叫文玲是個30歲的熟女,從小生長在美國,20歲就結婚不過,現在是單身。

我爸和我老婆拍黃色錄像

我的家是一個比較和諧溫馨的家庭,老爸、老媽以及我和我老婆居住在三室兩廳的房間裡,雖然生活中有時也有過不愉快,但總體來說還算相處得不錯。5月的一個晚上,家裡來了一個戴墨鏡的男子,看起來好像是我爸的熟人,一來就寒暄著走進了裡屋,大約過了1個多小時,那人對老爸說「一會兒再來」,就急匆匆地走了。

上了老婆情夫的老婆和女兒

我是一名醫生,事情開始在去年初。當時,我到外地出差,一天晚上應酬回來,剛到賓館,就接到了老婆的電話。她語氣憂慮的說自己生病了,我問什麼病,她不肯說,追問了半天,電話那頭她卻一聲不吭,最後悠悠的說:你回來就知道了。然後就掛了電話。我再打過去,手機關機,家裡座機無人接聽。

美人妻淫慾俱樂部

這個週末你要出差?算了,你去忙你的工作吧,我要游泳了!中午時分,日本橫濱某座高級私人俱樂部的露天泳池旁,一位如同怒放玫瑰般美麗的美少婦不滿地掛斷了自己的手機。正在躺椅上作日光浴的她名叫蘇珊,中葡混血的澳門美女。她的祖母是在澳門土生土長的葡萄牙人,所以她有著不輸給西方嬌娃的豐滿身材和一頭淡金色長髮、外加黑綠色的明亮美瞳。

醉酒後的性愛

酒這個東西,到底是好是壞?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難分清楚。雖然一般的來說,搞建築的人都是很能喝的,但是我卻從來不沾這個東西,這可能和我的遺傳有關吧!

朋友妻(重口味)

(1)小詩今年28歲,163,34C。

淫亂關係之姐妹換夫

我是趙軍,說起我老婆黃小梅和和她姐姐黃小霞這姐妹兩個尤物,不但及其風騷,還經常玩交換老公的「換夫」遊戲,我和小霞的老公徐亮更是樂此不疲,我們連襟兩個都對對方的老婆憐愛有加,雖然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對對方的老婆有興趣,她們姐妹倆對換妻玩樂這回事也都動了心,但嚴格的說起來我們第一次交換配偶還是在一次旅遊中在無意的狀態下發生的。

外籍後母

***********************************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我叫阿杰,在這家建設公司當助理,這天下班回家途中想起忘在公司的資料,趕緊返回公司。剛要進辦公室時,只見經理她披著長長的秀發,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豔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肌膚雪白細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豐盈雪白的肉體,開岔的裙讓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見忽隱的。一雙穿著肉色長絲襪的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裙子的開岔露了出來,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漂亮的高跟鞋,麗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豔麗,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我都看得呆了,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2005年的時候,我跟一個哥們兒自己出來創業開公司。這時候,我在一個論壇上當斑竹,經常會有些論壇上的聚會什麼的,但是這個姑娘從來沒參加過,她當時在師範大學郊區的一個校區上大三,進城太難了。當過版主的人應該知道,要姑娘的聯繫方式是很容易的。

女白領遊戲日記

這兩個月我和丈夫過得很平靜,我們彷彿從四人遊戲裡逃了出來,我舒了口氣。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這二個月來簡直不像話,工廠每天都加班到這麼晚,回到家時都已經快十一點,老婆和孩子早就睡了。我趕緊拿了衣服去到浴室,這棟公寓租金十分便宜,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浴室在屋外必須合用,還好各戶的室內都有廁所。我得趕緊去洗澡,熱水的供應只到十點半,希望這時候去還有點餘溫,明天一大早還得去工廠上班。浴室外的置物櫃就和一般遊泳池那種的一樣,打開把自己的東西放進去後拿出裡面的鑰匙,然後再把它鎖上,鑰匙自己帶著。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的姨媽楊春梅,年方三十,皮膚雪白細嫩、身材凹凸勻稱,楊春梅渾身散發著成熟魅惑、高雅美艷,一雙黑白分明的大鳳眼,姣白的粉臉白,一張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纖纖柳腰裙下一雙迷人玉腿雪白修長,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

嫂子偷情

對于自己意淫的對象,要麽是自己心儀的女人,要麽是香豔刺激的情節;要麽是刻骨銘心的愛,要麽是無盡的心痛!我心中一直埋藏著一段無法抹去的記憶,對于我來說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也充滿了對她無盡的心痛!

樓下小百貨店的極品少婦 (勁爆刺激)

本人今年23歲,大學畢業後在外地工作一般一個月回家一次,在此之前,一次偶然的機會,偶在逛街時無意走進了一個很小的店面,裡面賣百貨的,那次見到了老闆娘,當時尤於是冬天,所以只是覺的漂亮,沒多想就走了,後來春天來了後,當時還沒找到工作每天閒逛著,突然想到那店的老闆娘,於是便「順便」路過進去看看,這一看不得了啊,下面就請各位同好聽我詳細講來:

局長與老婆

火辣辣的太陽仿佛要把這個小小的縣城烤成烙餅,知了不倦的叫聲分外讓人感覺煩躁,我蕩著我那輛綠漆斑駁的自行車小心翼翼的躲避著直射的陽光,專揀路邊的樹蔭慢悠悠的騎著。

雪曼和她的鄰居

下午,二十五歲的馬太太在外吃完飯,寂寞無聊地返回公屋的住所。她步行至三樓時,一個男子突然閃出,以利刀威脅,強行將她拖入垃圾房內,並掩上門。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我是一個快36歲的女人了。常言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一點不假。這幾年來性慾越來越強,強到任何時候都能被一點點刺激擊的慾火焚身,全身難以自抑。我老公又長期在外地出差,常常想找個情人,身邊也有不少男人。

我為兒子選淫妻

我和老婆李霞雖然快50了,但我們的觀念並不老,時下流行的換妻、3P我們都玩過,但是由於年齡的原因很難找到合適的性伴,再說也不敢在本地找,只能是利用長假時間去外地,往往是狂歡幾天後來就又是我們兩人了,感覺真是索然無味,真是需要既方便又安全隨時可以玩得性伴。受亂倫小說的啟發,我們把目標鎖定在兒子身上。兒子小偉24歲,大學畢業後在一家網絡公司工作,雖然有女友,但卻經常更換,據我觀察他也只是和她們玩玩而已,絕不是在談戀愛。經過和老婆一番籌劃,我們開始實施我們的計劃。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我老婆今年30了,我們結婚的這幾年。一直感情很好,但性生活一直不太順。

在舅媽家寄宿的日子

(1)

蕩婦美如

美如她二十六歲,穿了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對面。應該說她是屬於保養的很好的那種女人吧,齊肩的碎發,甜甜的笑容,實在讓人有些衝動。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時常出差,留下孤單美如一人在家,這給我這個色狼以機會填補美如內心的寂寞空虛,當然在身體上也一樣!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本人20有3了,在這個苦命的年代,自己還是爭氣的進了市文化局工作,算是公務猿一個……我有個有錢叔叔,他是我老爸的弟弟,今年三十五六了,有個很漂亮身材很好的老婆,就是我嬸嬸(嬸嬸名字叫阿敏),他們還有一個讀小學的兒子,生活美滿……因為我叔叔是做生意的,一個星期只有星期六日在家,其他時間都是在外地出差,我嬸嬸不用工作的,就是平時負責接送小孩上學放學,小孩哪裡是全天制,中午在學校休息的。

新兵會客日

剛滿二十歲又過一個月十日的那一天,我被徵召入伍了,新訓地點,就在高雄某營區。

對岳母的報復

我焦急地驅車趕往我的岳母家,嘴裡不停咒罵著,上輩子不知道欠了她什麼,她要這麼對待我。

長途車上的農村少婦

記得那是在05年的夏天,我同往常一樣,坐上從廣元開往成都的長途班車,汽車在下午五點準時開車了。這是一輛中巴車,車不大,但車上的人也不多,車起動後座位還沒有坐滿。

那些年我們一起操過的後媽

一個非常普通的早上,在一個非常普通的小區門口,李剛正在和他的妻子韓艷梅告別。

? ? ?